暮陨诙

主站米英米/耀菊/忘羡/瓶邪,唯一的cp洁癖是雷菊湾☆

买的14册全职到手了!高兴xxxx
就是有点拍糊了嘤……

被我贡献给黑板报的耀君😂😂

@宝批龙 太太的叶蓝本子到货啦x

本子超棒!特典也很好吃xxx

噢忘了说了这篇文算是我的全职入坑作吧x偶然看到太太的文然后就对全职有了兴趣x然后又一入叶蓝不回头了23333

特别喜欢太太的文!给太太打电话!

【还能说些啥x从没做过repo的我x】

肝作业的时候瞎糊了一只莫凡x

-中秋快乐啦

-嗯……。

耀君生日快乐【比个小心心】

大孙生日快乐日乐快生日快乐生!
(什么鬼)

繁花血景一万年啦!

字丑别介x

八一七——我们的盛宴

小哥回家二周年快乐❤
字丑别介x

法叔生日快乐哇x儿童节快乐哇(不是)

时间紧于是糊了一副毫无质量可言的方片K法法()

用了个滤镜瞬间高大上(没有)

总之还看得过去吧(tan90°)

#少女你谁系列#

给小透明的2017生贺/下

理所当然的,这个派对就在他家隔壁——他的兄弟美/国家开展,热闹至极。相比之下,他自己家确实冷冷清清的。

阿尔和西兰在电视机上用游戏手柄打游戏,伊万和王耀在拼酒,一个拿伏特加一个拿说是王耀家特产的二锅头,亚瑟被弗朗西斯拦着不让靠近酒水区,最后亚瑟敲了对方一通拿走了一袋阿萨姆茶包,独留弗朗西斯在那拿着红酒杯干瞪眼……

“呼……真好呐……好久都没有这么多国家非公事地聚在一起玩了……”马修心想,“如果哪一天他们能看到我就好了……”

派对一直开到晚上,中间叫了两次外卖,零食包装袋在某个二货身边聚集的最多。马修窝在沙发角落里,忽然觉得这样也是格外的幸福和温暖,如果世界都能一直这样其乐融融下去就挺不错的。

所以说……为什么自己会在兄弟家待了一整天只吃了枫糖浆茶和枫糖浆饼干?

踏出阿尔的别墅时月亮早就挂上了高空,伴着众人的告别声和夏季独有的蝉鸣,马修抱着睡着的熊二郎转弯进了自家家门。

月光亮堂堂地通过门窗照进室内,进了门的马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躺在地上的半人高的大礼物盒——说是箱子也不为过吧?

“噢天哪,今天应该不是圣诞节啊?”马修惊喜地拆开了紧扎的丝带,打开盖子,浓郁的枫糖浆的香味满逸出来,马修着实愣住了:“这是……送给我的?”

马修怀里的熊二郎闻香起舞,睁眼就看到都快戳到鼻尖的大罐子,里面满满一罐都盛着透琥珀色的枫糖浆,看的熊二郎口水都淌了下来。

一边熊二郎已经开始吃了,吧唧吧唧舔着沾满爪子的甜香味,马修注意到了罐子底边上一闪一闪的录音笔,拾起来,带着好奇与期待按下了开关——

先是一段杂音,似乎是金三角在争吵谁先讲一类的内容在划拳,然后是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还有弗朗西斯被拔胡子一样的惨叫划破天际……

马修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念到大晚上的不能扰邻,急忙捂住了播音口,虽然他的邻居也只有一个整天吃蓝蓝路的兄弟啦。

场面似乎终于安静了下来,先蹦出来的是刚被扯胡子的弗朗西斯的声音:“小马修生日快乐~哥哥我可是牺牲了我的胡子才拿到了优先话语权的嘤嘤嘤……”

又是一阵混乱,第二个是基尔伯特:“腐烂西斯你怎么废话这么多赶紧的让位给本大爷!kesesesesesese生日快乐啊希望马修也快乐的像小鸟一样!”

“基尔你这什么破比喻!”安东尼奥爽朗的笑声传进马修的耳朵,“今天是7月1日我们可没有忘记哟!生日快乐!……啊罗维诺你也来说一句吧!”

“生日快乐啊岂可修!”罗维诺的声音几乎淹没在杂音中,可还是被听的一清二楚呢。

“ve~马修哥哥生日快乐!我给你做了白旗就在箱子里,我们超——喜欢你的!你说是吧,路德?”

“啊,呃,是的……生日快乐。”

马修挥了挥刚找出来的白旗,突然有点理解路德维希为什么一直胃痛了。

本田菊:“生日快乐马修桑,在下会择日来拜访你的。”

王耀:“马修生日快乐阿鲁!祝你天天开心寿比南山呃……好吧反正国家是不会死的……总之就是这样阿鲁!”

伊万:“korukoru今天可不能不快乐哦korukorukorukoru~☆”

马修感觉背后突然一股寒意:“不愧是俄/罗/斯先生呢……”

“马修其实我们都看得见你啦,今天玩的开心吗?”

“是啊多亏了你的“看得见魔法”蛤蛤蛤蛤蛤蛤蛤!”

“BAKA给我小点声!”——阿尔弗雷德卒。

“亚瑟先生……”马修突然有些感动。

“啊……虽然每次你出现精灵小姐都会告诉我施魔法但是也不用感谢我啦!”

真是教科书式傲娇。

“马修,今天的party是hero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我知道你拿走了hero准备的枫糖浆点心——放心啦是弗朗西斯和王耀准备的,亚瑟没碰过……诶呦亚瑟你别打hero——弗朗西斯快拦住他!呃这罐枫糖浆是我们亲自采集的……hero想你和你的熊叫啥来着应该会喜欢?总之happy brithday,my bother!”

马修光听着声音也想象的出自家兄弟傻笑着的蠢脸,场面又开始混乱了,陆陆续续各个国家都给他送祝福语,马修坐在地上傻傻的笑了,转眼看见熊二郎吃的可欢,赶紧一把捞起快摔进罐子的熊,舔了舔沾了它身上枫糖浆的手指,倒是意外的很好吃呢。

“大家……谢谢。”

马修很开心,他真的很开心。

“是谁?”

“加/拿/大哦!”

“……

“我知道的啦♡。”

———END———

呜哇小天使真的有那————么可爱!(比划)
推迟的生贺真是不好意思,而且还是那么烂俗的剧情我(打死你)
嘉龙的生贺真心来不及撸了,但是还是很真诚地奉上一句话: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一个中国万岁!邓爷爷万岁!

嘉龙生日快乐x

马修生日也快乐x

给小透明的2017生贺/上

♡“唔……早上好啊熊三郎……”

♡“是谁?”

♡“加/拿/大哟……”

新的一天,存在感也并没有变强,即使自己都快忘了生日是什么时候,也没有人会来提醒自己记住……或者根本就是忘记自己还有生日了呢。

熊二郎还在窝里睡大觉,马修拉开柔软的空调被,用手指戳了戳它朝天的温软肚子。熊二郎随即“呜”了一声,动了动耳朵并翻个身继续去会周公。

“呼……”马修扯了扯一头枕乱的短发,形状跳脱的呆毛永远没什么精神地耷拉着。

“兄弟他大概在去世界会议的路上吧,反正我每次去都没人注意,翘掉一天也没人会知道,对吧,熊三郎?”

没熊回答。

“吱吖——”

“抱……抱歉……我来晚了……”

会议室的木质大门悄悄稀开一条半个阿尔宽的缝,马修探进半个身子一看:“太好了……会议还没开始……”

正当马修庆幸时,一句伦敦腔口音的英语突兀地在马修身后炸响:“还没开始吗小鬼们——啊王耀我不是在说你。”

是……“亚瑟先生!”马修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进了门给亚瑟让道,可惜这位英国人根本看不到他,直接路过马修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弗朗西斯一听不乐意了,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嘿粗眉毛,怎么说哥哥也比你大吧,坐那边的才是小鬼头!”

被弗朗西斯指着的阿尔弗雷德啃着当早餐的汉堡包嚷嚷着接上话:“Hero怎么说也是Hero!才不是小鬼头!只是比你年轻而已!胡子大·叔!”

“korukorukoru……你不就是个毛头小子么korukorukorukorukorukoru……”伊万的水管架到了阿尔的头上,然后狠狠敲了下去——

“嘶……”马修吸了口气,这架势,看着都疼。

会议室场面一度非常混乱,只有马修安安静静地摸到自己的座位边,抱着被主人从被窝里扒出来的熊二郎等待会议正常开始。

是的,马修还是架不住自己良心的谴责赶来开会了,不过他现在觉得自己简直够自虐,明明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可还是……

……

“哟西,今天打架……咳咳开会结束,下周同一时间继续来向hero汇报工作!”

“凭什么向你啊?!”

“乒铃乓啷%、#*/@<$`℡♭※か……”

“……”多大的人了,就不能成熟点吗……

马修叹气,刚准备离开,又被阿尔一声响亮的“以hero的名义开世界party”给留了下来。

“路德路德!下午的训练要不就免了吧?”

“……批准。”

“party这种东西虽然是小孩子玩的东西,不过非要去也不是不可以……”

“尼桑还是比较喜欢优雅的party,可别太吵了~”

“年轻人就是活力旺盛,我也来捧个场吧阿鲁。”

“在下也是这么想的。”

“我……”马修看着大部队熙熙攘攘离开了会议室,很是忧伤。

“是谁?”

“加/拿/大啦……”

没办法,还是要给点兄弟面子——就算没人看得见。

tbc

呜哇时间来不及只能先发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