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淡淡的

给小透明的2017生贺/上

♡“唔……早上好啊熊三郎……”

♡“是谁?”

♡“加/拿/大哟……”

新的一天,存在感也并没有变强,即使自己都快忘了生日是什么时候,也没有人会来提醒自己记住……或者根本就是忘记自己还有生日了呢。

熊二郎还在窝里睡大觉,马修拉开柔软的空调被,用手指戳了戳它朝天的温软肚子。熊二郎随即“呜”了一声,动了动耳朵并翻个身继续去会周公。

“呼……”马修扯了扯一头枕乱的短发,形状跳脱的呆毛永远没什么精神地耷拉着。

“兄弟他大概在去世界会议的路上吧,反正我每次去都没人注意,翘掉一天也没人会知道,对吧,熊三郎?”

没熊回答。

“吱吖——”

“抱……抱歉……我来晚了……”

会议室的木质大门悄悄稀开一条半个阿尔宽的缝,马修探进半个身子一看:“太好了……会议还没开始……”

正当马修庆幸时,一句伦敦腔口音的英语突兀地在马修身后炸响:“还没开始吗小鬼们——啊王耀我不是在说你。”

是……“亚瑟先生!”马修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进了门给亚瑟让道,可惜这位英国人根本看不到他,直接路过马修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弗朗西斯一听不乐意了,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嘿粗眉毛,怎么说哥哥也比你大吧,坐那边的才是小鬼头!”

被弗朗西斯指着的阿尔弗雷德啃着当早餐的汉堡包嚷嚷着接上话:“Hero怎么说也是Hero!才不是小鬼头!只是比你年轻而已!胡子大·叔!”

“korukorukoru……你不就是个毛头小子么korukorukorukorukorukoru……”伊万的水管架到了阿尔的头上,然后狠狠敲了下去——

“嘶……”马修吸了口气,这架势,看着都疼。

会议室场面一度非常混乱,只有马修安安静静地摸到自己的座位边,抱着被主人从被窝里扒出来的熊二郎等待会议正常开始。

是的,马修还是架不住自己良心的谴责赶来开会了,不过他现在觉得自己简直够自虐,明明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可还是……

……

“哟西,今天打架……咳咳开会结束,下周同一时间继续来向hero汇报工作!”

“凭什么向你啊?!”

“乒铃乓啷%、#*/@<$`℡♭※か……”

“……”多大的人了,就不能成熟点吗……

马修叹气,刚准备离开,又被阿尔一声响亮的“以hero的名义开世界party”给留了下来。

“路德路德!下午的训练要不就免了吧?”

“……批准。”

“party这种东西虽然是小孩子玩的东西,不过非要去也不是不可以……”

“尼桑还是比较喜欢优雅的party,可别太吵了~”

“年轻人就是活力旺盛,我也来捧个场吧阿鲁。”

“在下也是这么想的。”

“我……”马修看着大部队熙熙攘攘离开了会议室,很是忧伤。

“是谁?”

“加/拿/大啦……”

没办法,还是要给点兄弟面子——就算没人看得见。

tbc

呜哇时间来不及只能先发一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