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少年

*喻黄半原著
*第三人称视角(灵感来自一篇叶蓝文,若算抄我就删)


大约在16岁的寒冬,我第一次见到他。

正是下学的时候,阴沉沉的天空中,最后一抹亮色也被黑暗取代。我在冷风中咔呲咔呲地吃着一包原味薯片,腹诽着当饭吃的卷子和考试。

我等了半个小时,终于能丢掉早就空了的薯片袋子赶紧蹿上千盼万盼驶来的公交,在稀疏几个站着的年轻人后面,我遇到一个让位子给我的男同学。

虽然受宠若惊——明明我们完全不相识,但是我还是下意识地婉拒了他,跟着瞬间被上车的人群占满了大部分空间的人群往后面走。

事实上我需要坐过好多站才能到自己的家,但是习惯了站全程的我还是选择被挤在人群中,像往常一样等待着车子走走停停。

我寻着人与人身体间的缝隙用目光去找他,不出意外地发现他原本的位子上已经做了一个七旬太公,而他则拉着顶上的吊环和老人谈笑,眉眼间尽是青春年少。

他是那么活力四射又神采飞扬,每个第一眼见到他的人都会不自觉被他吸引吧。

我继续让自己掩盖在人群中,手中手机的屏幕不再亮起,就这么暗了一路,映出了我被空调暖气熏蒙了的侧脸。

不知道他是几班的呀,这么帅气的男生,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没见过也正常,你很多人都没见过——我向自己催眠着,非常不想承认他不是在校学生——结果我看到了他双肩空荡荡,少了个同龄人必背的大书包。

我失望地嘟着嘴,也不知道在失望着什么。

公交汽车前行,前行,报站的广播再一次响起了,伴随着一阵机械气音,冷风冷雨吹进了敞开的车门,我一个哆嗦,复又用目光在人群中偷偷寻找他,竟一时找不到他。我很快反应过来,头一转,转向了快要闭阖的车门外——那刹那,我看到了躲在一把伞下的两个少年。

其中一个是他,他搭着身边人的肩膀,亲密地有说有笑,好像说话的速度和上扬的眉角都比方才快乐了几倍,在这阴雨绵绵的天,都似是能撑起一片灿烂的阳光。

在雨幕中,我看不清被他搭肩的少年的脸,但应该也是微笑着的吧,毕竟他可是那唯一能站在阳光下的人。

他是谁?

我在继续摇晃起来的车厢里出神。





他是谁,还没等让这个问题成为无解的答案,我就在寒假里去冰场玩的时候巧合般地见到了他们。

我从来没有滑过冰,这次是陪妹妹一起去的,穿上冰刀鞋站起来的感觉很奇怪,走上冰面的感觉更是……糟糕透了!!!

我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扶稳栏杆,屁股就先重重着了地,疼的我眼泪都快出来了,抬头一看,这瓜娃子还嘲笑我!

摔了几次,我是死活不肯再滑了,甩了鞋子蹲在休息区差遣妹子去给我买奶茶喝。

手缩在手套里,没法玩手机,我就数着冰场里的柱子玩,数过三轮,妹子才出现在通道口。

把奶茶递给我的时候,她跟我说:“刚刚我遇到一个人很好还帅的小哥哥,如果不是他你就吃不到珍珠啦!”

怎么说?我问她。

原来是奶茶店日常的珍珠奶茶库存缺珍珠,刚好到她的时候被告知最后一杯被前面的人买走了。没想到听到妹妹叹气,之前那个人还没离开,就转过来说可以换。

哟,又帅人又好的小哥哥?桃花啊?我揶揄她。

妹妹让我别闹:“人家好像有女朋友的。”说着伸出手给我指她口中的小哥哥。

我寻着方向一看,愣住了:“中分头那个?”

妹妹点点头。

那个人走到冰场边缘后就背对着我们的方向了,我看不到他正脸,但是看到了被他身形挡住了一半的人,正是那个雨夜我见到的少年!

那他,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晚上撑着伞等在车站接他的人,因为他周身沐浴阳光的感觉,是不会变的呀。

小哥哥把手里的奶茶给少年,隔着围栏和在冰场里的他聊天,站姿都似乎放松了许多。或许是他穿着冰刀鞋的缘故,整个比小哥哥高了半个头,他一只手抓着奶茶杯一只手伸到对方头顶揉乱了小哥哥的头发,嚣张地笑,小哥哥就理一理头发,再被弄乱一次,就干脆放着不管了。

再后来,就站在那里看少年满场的滑。也不是满场,他似乎就在他附近一块地方玩,偶尔几次远了些就又飘回来了,还摆了个帅帅的pose给他看。

我被妹妹戳了几下回过神,捧着奶茶杯目送她去冰场上玩。

突然也想不顾屁股疼再去一次,可是手上的伤不允许了。



在那之后过了很久,久到我都快忘记曾有一个太阳般的少年和他同伴的小哥哥的时候,我就这么在远离G市的一个小山山顶遇到了他们。

高中毕业后我考去了一个美术大学,此次是同班同学趁着暑假自发组织外出写生,我们就找了个游客稀少的小山取景,到了地方就自由活动,我便被死党拉着直冲上并不算高的山顶,她嘴里说着什么“一览众山小”,“众山小”我是没感觉到,倒是一眼就看到了男孩子堆里最耀眼的他和他身旁笑地温柔的他。

他还是那个充满活力的少年,只是比初见时高了不少,原本圆润的脸都有了棱角。他正在说着什么,我听地不是很清楚,这时候被身边人递给他一瓶矿泉水,他就停下一直煽动的嘴皮子接过喝了一大口,舒服地感叹了几句,回头向他道一声谢,就眉飞色舞地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话题。

他旁边的那个是中分的小哥哥,小哥哥倒也不觉厌烦,不似边上两三个嬉笑着捂耳朵作痛苦状的同伴,他温润地笑着一字不落地听完,间或还发表两句自己的见解,一边不急不缓地剥着手里的水果塞到对方的嘴巴里吃。

我坐在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眯着眼睛逆光看着这么一群大男孩,我捡了一只半长的炭棒,终于在架在腿上的画板上落下了第一笔,空白许久的速写纸上终于有了微笑着的黑色炭迹。

他们还在互相玩笑着交谈。

集合的消息在手机屏幕上闪过,我收起笔盒,拉起背包的链子,拽着抱怨又丢一只笔的死党走向了下山的路。

“你画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她问我,她说我刚刚一直很开心的样子。

“路人罢了。”

我摇摇头笑着回答,面对死党不满的嚷嚷,我果断用手糊了她一脸。

确实是路人呐,只单方面见过两次的过路人嘛。



大四放假的时候,大部分中小学生还要天天往学校扎,准备期末考的在准备期末考,准备中高考的埋头在试卷堆中度过黎明前的黑暗。

我完全没有马上要踏入社会的自觉,手持公司的聘书和跑去四处挤人才招聘市场的同学挥挥手就订了张机票飞回了老家。

踏上G市的土地,才终于有了回到家乡的实感,一切还和四年前一样,透过和候机大厅隔着的玻璃墙还能看到同我离开这里时一样与家人告别的学子。

不对,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

出来一进到机场外围大厅,我就被特大一块占了半面广告墙的蓝给闪了眼。

这广告墙是不是有点不大对?

我的表情大概是可以一口吞下一个鸡蛋一样的惊讶,因为很快就有人来拍我肩膀了。

“嘿你不知道吗?那是今年荣耀的新科冠军蓝雨啊!左边一点的是黄少!名副其实的剑圣啊他真是太帅了没想到一回家就在机场看到这么大的海报……”

跟我搭话的妹子一边碎碎念一边捧着脸眼睛闪着光地念叨着“男神”“烦烦”“喻总”“剑诅”一类的字眼扑向了海报的方向。

我一脸茫然,走进看看,确实真真切切的是他们两个的样子。

我也终于知道了他们的名字。

原来……这是我从未了解过的领域啊。

海报上的他们,还有其他几个同样着装的人,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海报上还有很多我不懂的话,但是那个大大的“冠军”,我看到了。

真厉害啊,我感叹,相仿的年龄,我才刚刚开始,他们则已经得到如此高的成就了。

边上的女孩子们说着蹲大门口都蹲不到真人,我才突然想起我曾遇见了他们三次。

是,我见到过他们的,没有这么光鲜亮丽的光环,他们就是普通人啊。

什么“剑圣”,“战术大师”,我不知道,我把这份普通的记忆留存给自己就好了。

仿佛他还是多年前雨夜那个少年,他也还是那个帮他撑着伞挡去风雨的小哥哥。




END

感觉自己好啰嗦,不过总算赶得上了……

08 Feb 2018
 
评论(12)
 
热度(27)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