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极东】<白衣苍狗>(1)·短篇古风架空·严重OOC·文/暮陨诙

·非国设,bug百出的架空古风,严重ooc
·无明显攻受,私心地偏了耀菊
·只是一篇ooc到爆炸的小短篇,实力家乡吹的我XD没有口癖的存在:D剧情啥的被俺吃了,文笔?估计出走到遥远的美洲大陆被阿尔吃了吧orz
·想知是刀还是糖可以查一下词语字典“白衣苍狗”的意思x【其实没啥卵用
·扯了一坨废话真是对不住,以及很私心的求评论,说啥都好,有问题请一定指出,这里阿陨,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那什么的题外话(aph党可无视):之前的论坛体12号会完结,懒癌发作我的错……】

––––––
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见过本田菊了。
北方的大雪肆虐着,裹挟着不带一丝暖意的寒流从无边无际的灰色天空的尽头呼啸而来,冰冷的大地上已是积了厚厚一层纯白,又添新裳。
落雪无情,人亦无情。
松散柔顺的墨色长发被随意地扎起,散落在那人瘦弱的肩背之上。苍白到泛红的手指紧紧地搭在冰凉的木制窗沿上,不再沾有一丝人间烟火。白的有如瓷娃娃般易碎的面孔上,两片紧抿的薄唇已触不到一星半点的温度。
沉默。
已然不知木木地直立了多久,朝着东北的方向。
王耀的眼睛很好看,从小大人们就这么说。
那是如墨染的漆黑,比夜空还要纯粹,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仅没有淡化,反而愈加地深邃,愈加地让人看不真切。
曾几何时,这双让人为止倾慕的眼眸也曾流露出融雪般的温柔;曾几何时,这双平静如止水的眼眸也会溢满撕竭裂底的疯狂。
都是为一人,只会为一人。
那个人会笑,会哭,会喜悦,会激动,会悲伤,会绝望……会一切如今的王耀所不会的东西。
他会在初春的早晨散步迎春花畔,在盛夏的夜晚任萤火虫于身边飞舞,在深秋的暮色中隐匿枫林之间,在隆冬的午后折下一支含苞待放的红梅,献给他所爱着的人。
他还会在与王耀初遇的城门外,紧张又不失涵养地道歉……
那是很多年前南方的春季。

年少的王耀那是还只是个大家族的贵公子,闲来就跟着父亲学学文武,或是外出去草场练骑射。
三月末,正值春分,玩了一天的王耀跟友人告别,独自一人骑马回城。在城门口见到了一个异装少年,正焦急地在行囊里翻找些什么东西。
广结善缘的王耀当即下马询问,靠近后就听得这位少年不断地用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语言碎碎念。
不得已,王耀出言打断道:“这位公子,可是有何难处?”
这位异国人像是吓了一跳,转过头就见一个跟自己一般大的少年友善的笑容,定了定神,一拱手,开口竟是一口标准的汉语:“抱歉,在下失礼了,多有得罪,请公子见谅。”
王耀乐了,他还什么都没说这人就连珠弹似得道歉,明明紧张的手都叠错了还要装冷静,真是有意思的紧。
“没事啦,我名王耀。”顿了顿,又重复问了一遍,“你可是有难处?”
“在下本田菊,谢过公子好意,但不劳公子费心了,不过是没找着进城的公文罢了。”
名叫本田菊的少年一本正经的答着,头还是礼貌性地微微低着,以王耀的角度还能看见少年墨色的发顶。
果真是异国人么。王耀曾与父亲到过一个岛屿组成的国度,那里的人们也有着这样奇怪的姓氏。
不过没找着就是丢了嘛,近期他们大缪与齐国的关系日益尖锐,随时要准备出兵征战,各城门看的可紧了,这公文一丢进城就麻烦了呀……
王耀瞅了瞅城门,脑子里又浮现出自家老爹假威严的一句“小兔崽子”,撇撇嘴,见本田菊还试图再找便阻止他道:“不用找了,我带你进去吧。”
“这、这不好吧,在下能找到……”本田菊还欲推脱,却见这个初见才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的少年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好他打开在地的行囊包挂在马鞍上,只能一边道歉一边道谢,局促地跟在这个热情的东方少年身后进城。
走到城门之下,守城的侍卫跟没看见似得一个也没拦,看来这位王公子应该是地位不低的。本田菊在心里默默考量着。
进了城门,站在主街道的路上,王耀觉得自己就再当个老好人,帮人帮到底吧——
“那个,本田公子?”自己这么叫应该没问题吧……
“诶……在!”一直愣神的本田菊下意识答道。
“你要去哪?不管是客栈还是哪个大人家我都可以送,这里我可熟了!”
本田菊犹豫了一下,道:“在下要前往元帅府,但是此时天色已晚……”
王耀的脸色突然就变得有些奇怪,前行的脚步也停住不动了。
本田菊有些慌张,担心地问:“公子?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
元!帅!府!
那不就是找他老爹吗!
王耀回过神,看见又一脸焦急的本田菊,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摆摆手道:“没事,元帅府是吧?我带你去。”说罢心情大好地拍了拍本田菊的肩。
本田菊身子一僵,最终还是没有伸手拍掉少年的手,不明所以地跟着上了路。
走在前面的王耀方才突然就想逗逗这个小正经了。
已近暮色,二人兜兜转转行至石板路的尽头,朴素而又不失大气雄浑的元帅府正门屹立在绚烂浓烈的火烧云之下,皇上亲允的代表着无上光荣的族徽——四爪玉龙盘踞于上,凌厉的气势就这样悄然震慑了本田菊的心房。
本田菊的眼中似是闪耀着崇敬的光芒,赞叹地喃喃道:“这便是元帅府么……”
王耀看着身边人的反应,第一次不禁狐疑起是不是自己真的神经大条,怎么从出生起就没对自家门庭有过这样的反应……
先问正事正事!“本田公子是要找何人?”
“在下要找元帅,接下来的路在下便自己走了,公子未必能……”进入?
本田菊目瞪口呆地看着王耀隔着衣袖拉着他的手腕畅通无阻地踏入了朱漆大门的门槛,两边侍卫都不带拦一下的,目不斜视任两个外来者进入府邸,如果他没看错这两人还对这边行了低头礼?
这这这……
王耀拉着还没反应过来满脸懵的本田菊在自家府邸左拐右拐地向某个方向走,心情愉悦地等着本田菊自己回神。
元帅姓王,公子也姓王,公子在城内跟个活令牌似得畅行无阻,府兵还点头致意地放行……
直到王耀拉着他停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厅堂之上,眼里的迷惑才变成了惊疑的讶异:
“你是……”
“难道公子没有听说过,王元帅有一独子,年方十七,名唤耀,吗——”王耀转过头,玩笑得逞似得狡黠一笑,露出半颗乳白色的虎牙,明亮的双眸如一汪墨潭,熠熠生辉。明明捉弄了别人,却叫那人生不出丝毫恼意。
公子这玩笑可是开的真大……本田菊自然不敢说出来,只能回道:“恕在下失礼,在下实在不知公子是……”元帅家少爷啊!
正欲哭无泪间,二楼楼梯角显出一个高大的男人的身形。得下人通报的王帅一见自家儿子身边少年窘迫的神情,当下了然估计是被小兔崽子捉弄了,便大步下楼去见见这个孩子。
前些日子收到老友来信,老友夫妻二人染上疾疫,怕是不久于人世,将独子本田菊托付于他,菊对于军事通晓一二,许能帮上些零碎的事务……
王帅和蔼地看着本田菊,问道:“孩子,你就是本田菊吗?”
本田菊行了一个小辈于长辈的礼,紧张地答道:“回元帅,是。在下奉家父之命前来修学,会打扰元帅一段时日,望海涵……”
这可怜的孩子应是还未知晓父母的病情罢,不告诉也好……倒是十分乖谦,王帅思酌道:“不打紧,你先住下吧,今后唤我叔叔便是。既然老友让你来历练,你便做我的门徒生,切莫如此生分。这是王耀哥哥,想必已认识了,有什么事麻烦他就行。”
王帅又转向立在一边静候发落的儿子,当着客人面不好发作,只道:“带菊去客房,离你近点的,多照顾照顾。”
王耀眨眨眼,故意学着本田菊的样子脆声回道:“谨遵父命,孩儿这就去安排,父亲请继续工作,孩儿与友人先告退!”
说罢一阵风似得拉着本田菊跑地没影了。
王帅无奈地笑了,这小子!哎……

用过晚餐之后,王耀带着本田菊将府邸熟悉了一遍,最后将他领到了自己寝室隔壁的空客房。本来是作为自己友人们临时来住的地方,现在被下人们重新修整了一下,干脆改成小菊的寝室吧!王耀这样想着。
“小菊,接下来你就住这儿吧!我就在隔壁,有事记得叫我。”
还是不习惯被人用这样亲昵的称呼来称呼自己的本田菊谢道:“多谢,那就麻烦公子了……”
“哎呀,这么客套做什么?一口一个公子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王耀哭笑不得,“你可以叫我耀,虽然你比我小一岁,但是我可是把你当朋友看的,这种虚礼就算了。”
本田菊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王耀,斟酌着开了口:“是,耀……君?”
行吧,别再是一口一个公子就行,真是好尴尬的……王耀心道。
“那么,晚安,小菊。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梦境。”王耀温和地笑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看着屋外月色发愣的本田菊,在经历了一个寒冬的旅程之后,终于在这一刻重新感受到了何谓“家”的感觉。
“晚安,耀君。”
这个离乡的异国少年啊,终于展露出了自从踏上这片陌生土地以来的第一个笑颜。

TBC.
共有四篇,明天放(2)啦x以及2都是糖哦
bug比较多,还请多包涵……

07 Feb 2017
 
评论
 
热度(7)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