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极东】<白衣苍狗>(2)·短篇古风架空·严重OOC·文/暮陨诙

王耀喜欢喝茶,也喜欢沏茶。
本田菊跪坐在软垫上,好奇的看着王耀骨节分明的双手带着小小的陶瓷茶具上下翩飞,这是王耀口中的“功夫茶”,繁琐却具有美感。
“我们江南这一地带盛产碧螺春,味微苦而气清甜,改日若小菊有兴趣可以带你一起去城南茶山采些。”王耀一边耍着他的茶具一边给本田菊科普,眼睫低垂,认真的神情被本田菊尽数收进眼底。
“其实我觉得像是大红袍那些死贵的茶叶有时候还不如碧螺春好呢……”王耀笑着最后将一排小茶杯最前面的两盏斟上被洗净的清澈茶水,一杯递给面前端坐的本田菊,一杯自己小酌几口。
本田菊接过小茶杯,指尖触及被茶水润湿过的杯壁,浅尝一口,确实如王耀所说,茶味微苦而清淡,沾后唇齿留香,是值得一品的好茶。

平日里两人也会去私塾读书,明明并非己国人,本田菊却也学的分外认真,或许他天生就是个认真的性子吧。
本田菊对华文化很是感兴趣,每日茶座过后都会央求王耀给他讲些他们的习俗故事听,而每次又都听地津津有味,还会提出几个连王耀都不知怎么回答的问题。
今儿是中秋,八月十五月儿圆,晴朗的夜空中看不见一片云朵,挂在正中央的是又大又圆跟白玉盘似得月亮。两个少年并排坐在门廊前,边上摆了两碟月饼,一碟苏式肉月饼,一碟苏式蛋黄月饼,交替着吃别有一番风味。
“小菊,你知道月亮上为什么有坑坑洼洼的阴影吗?”
王耀仰头迎着洁白无瑕的月光,本田菊也将目光投到那个大圆盘子上,不发一言,静静地听王耀用他那温润磁性的声音向他娓娓道来。
“月亮上啊,有一个月宫,那里住着嫦娥姐姐和一只玉兔……”
本田菊收回远眺的目光,转而悄悄地注视着王耀的侧脸。王耀的脸庞被月色渡上一层朦胧的银色光晕,他漆黑的眼瞳望着前方,微薄的双唇一开一合,唇角上翘,带着明亮温暖的语句从中飘出,钻进本田菊泛红的耳廓,扰乱了一池桃花春水。
“菊?”王耀的故事已收了尾巴,见碟中的脆皮月饼还未动过,便两指拈起一个蛋黄馅的轻轻推入那人微启的口中,向还愣着的人儿露出一个笑容道:“小菊不吃吗?”
本田菊似是才反应过来,慌乱地低下头将那一块月饼一点点塞进口中,长长的刘海掩住了他闪烁的目光,吞咽下最后一点碎屑才抬头答道:“谢谢耀君,月饼很好吃。”
王耀乐呵呵地回了一句“不用谢”,转回头去啃自己的那份月饼,低马尾搭在并不十分宽厚的肩膀一侧,翘起的几缕青丝挠在白净的脸颊上,看的本田菊心痒痒的想去捋顺。
说到底,还是想距离耀君更近些啊……
本田菊很清楚地知晓自己对于王耀的心意,无数次在心底私心地妄图他能接受自己,却很明白这份背德的感情是不被允许的。明知不可而为之,自己真是将这句话完美地诠释了啊。
但是,能不能就这么放纵自己自私一次呢,用自己的方式……
“耀君,”本田菊忽的扬起头,一双同样只属于东方人的墨黑眸子在那一刻仿佛暗藏了满夜繁星,而这份小心翼翼的心绪也只有他才会知髓识味般透彻,“今夜的月色真美呢。”
“是啊,好久没有在中秋见到这么圆的月亮了。”王耀没有回过头,错过了身旁人暗自喜悦的一抹微笑。
耀君不会发现的,也不可能发现的了呢……
冷静下来的本田菊收起了残留的一抹笑意,剧烈的心跳声敲击着他被冲散的理智。
在这静谧的夜晚,初敞心扉的少年开始惶惑不安,却又品尝着来自心底的甜蜜,贪心地想要渴求更多。

在举家上下的热切关注下,王耀的十八岁生辰终于到来了,全府的人都为这位小少爷的成人礼而忙碌着,倒是这一天的主角却和一个外籍子弟在后院潇洒。
“恭喜耀君了,君子有成人之美,想必耀君今后会更光彩夺目的。”本田菊微微笑着,他是打心底里为王耀高兴。
今天的王耀不同以往内敛的着衣风格,朱红的中衣往身上一套,年轻人的精神气就显出来了,披上乌黑的外袍,便又多了几分稳重,加之暗金色的绣边卷云纹,生生给其穿出了一层华丽与奢侈。
本田菊打量着王耀的样子,他棱角分明的脸已经有了成年男人的影子。王耀本就生的俊,只一正衣冠,便能从人群中脱颖而出,耀眼异常。
王耀无奈地扯扯母亲亲手缝制的衣袍,笑道:“谢谢小菊了,不过这真的不会太花了点吗?”
本田菊顿时把头摇地跟拨浪鼓似得:“并没有!耀君的母亲手艺很好,这身衣服很适合耀君。”
“啊,那既然小菊这么说,我便相信了。”只要他觉得好,那便是好。王耀的笑意染上眉梢,开玩笑地说:“要不待小菊成人礼之时,我拜托母亲给小菊也做一套?”
“这,这不合规矩的!”本田菊悚然,暗道自己的羡慕有这么明显吗……
“哈哈哈,我逗你玩的啦!”说罢见本田菊变得愤然又无奈的表情,王耀觉得他的小菊真是格外的可爱。
大堂之上,王耀穿着那身乌黑映血的衣袍沿着人群空出的一条宽道信步向前,最终停在父母之前,屈膝,严谨而庄重地磕下了头,以感谢父母的养育成人之恩,又意在从此将担负重任,成为真正意义上王家的接班人。
王帅取过一旁的一把剑,黑色的剑鞘,暗红的纹理,拔剑出鞘,锐利的剑锋反射出阵阵冷芒,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把佳剑。
王耀跪着接过,谢过父母,起身缓缓转身迎面众人或是感动,或是兴奋,或是欣慰,或是祝愿的目光。
他在人群中暗自细细搜索,迫不及待地想和一人分享他此时的喜悦,而下一秒就捕捉到了他心中所念之人,明眸皓齿,沉静舒雅。
正巧,那个他注视着的人也望向了他,眼中暗藏的流光溢彩,一如经年。

当冬季的第一股寒流抵达江南的时候,本田夫妇病逝的消息也传递到了元帅府主人的耳中。纵使有再多不舍与伤心,也得强压下心绪告诉本田菊这个沉重的噩耗,好让他第一时间赶去父母的丧礼。
这一个多月,元帅府少了一个温和内敛的少年,竟是比往年更觉冷清,他们的小少爷居然也不再积极地邀请他的一众友人喝茶赏梅,真是一大罕事。
除夕夜,拜完年坐在自己座位上安安静静执起木筷的王耀,第一次面对着可口的佳肴消了食欲,心不在焉地拿筷子尖戳着碟中的桂花糕,连端菜的敏姨都看出了不对劲。
“老爷,你看少爷他……”
“阿耀有心事了,真是难得啊,他终究是长大了……”
一夜难寐,躺在榻上的王耀望着已泛晨光的帘子,艰难地从温暖的被窝里支起身子,拿起在一边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一层层套上去,毛茸茸的红色羊毛夹袄驱走了仅剩一点的寒气。
王耀转头看了一眼寝室左面的墙壁,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有见到那屋子的主人了啊……
不再去想,王耀拉开了紧闭的木门准备出去晨练。只听木门嘎吱一声响,便兀地没了动静。
门槛外,站着的人比王耀稍矮上半个头,纯黑的柔软发丝比分别前长出了一小截。也不知是在门外站了多久,鼻尖都被冻得发了红,眼眶也揉着粉色,不知是被风吹的,还是哭的。那人在门前犹疑着的右手迟迟没有敲下去,却被这一变故惊地呆愣在原地,同时又迅速反应过来:
“抱歉,耀君,在下没能赶上除夕……”这可是他来到这里的第一个年啊,就这么被错过了……
正当懊恼愧疚之间,本田菊猝不及防被一把拥入一个怀抱中,并不坚实却很温暖,鼻息间充斥着熟悉的男子气息,男子未理顺的纷乱鬓发落在他的脸上脖颈间,痒痒的,想拨开,却又舍不得。
本田菊微怔,清晰地感觉到环住自己的双臂愈收愈紧,还有王耀强制性的一句话,带着莫名的沙哑:“别动……让我抱抱。”
突然间,不知是不是错觉,本田菊竟从这个拥抱中感受到了名为“想念”的情愫,酸地他想要流泪。
良久,王耀终于送开了对本田菊的禁锢,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微微红着眼眶,温柔地笑了开来,说:“回来就好,这不是才初一么。”
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来弥补你不在的这段日子。

TBC.

啊下更有告白x
因为是短篇,所以回忆是插入式的很短小xxxxx
bug依然x欢迎来找x
再次凑表脸的求评论x啥都好啊我就想知道自己写的怎么样……

08 Feb 2017
 
评论(8)
 
热度(5)
© 蓝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