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

淡淡的

【APH/极东】<白衣苍狗>(3)·短篇古风架空·严重OOC·文/暮陨诙

·啊这一更莫名其妙又都是糖了……我真的没想到我写个告白会写那么长……
·这里阿陨,欢迎捉虫
––––––
又是一年春,院中的晚樱像是迟来的春信子,在春末夏初的间隙中恣意生长。
湛蓝的天空下,片片嫩粉被带着暖意的清风拂落,在青翠的草地上铺下一层柔情。两个墨发的人儿轻轻挨在一处,靠着樱树并不粗壮的枝干垂眸念书,近瞧似景,遥看似画。
本田菊微颤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出一小片密匝匝的阴影,那之下的眼睛聚精会神地一页页翻看着膝上的线装书。
和他相倚着的王耀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捻着一页纸,心不在焉地用指腹摩挲着,眼睛偷偷瞄着本田菊的侧颜,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和本田菊不一样,他多是学习舞刀弄枪之术,常年的摔打虽是让他有了骄傲的精瘦身材,但是经常风吹日晒地,连脸上的皮肤都有些粗糙了,至少和小菊比是这样的,更别说磨出茧子的手掌了。
而小菊专修兵法谋略之类,将来一定会是个优秀的军师。虽然闲暇之余会央求自己教他些花式枪法,一杆红缨都能耍地跟他跳的扇舞一样妩媚。但毕竟除了去私塾就几乎没有怎么出过门,一张脸蛋还真真是细皮嫩肉的程度,再加上他本就显小,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个深闺的小姐呢。
啊啊……好羡慕啊……我那喂了犬的青春……
本田菊看似认真无比地盯着书,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久没翻过页了。
王耀的目光从一开始的偷瞄变成了明目张胆,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如实质的视线烫地本田菊耳朵尖都泛起了淡淡的粉色。
本田菊有些坐不住了,他深吸一口气,佯做淡定地缓缓合上书册,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就听见王耀几乎在同时开的口:
“小菊别动!”
本田菊一下被定在原地,几乎是条件反射就按王耀说的做了,明明一开始……他一开始想做什么来的?愣怔的表情淡化在脸上,本田菊立刻开始懊恼起来。
而此时王耀的身子转了个角度,对着本田菊微微倾身,整张脸在本田菊的余光中渐渐放大,认真的眉眼让他真的不敢品轻举妄动了。
本田菊感觉王耀的鼻息呼在他的耳根,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眼底的慌乱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出口的话语都带着一丝微颤:“耀君?你在做什么?”
话音刚落,王耀就轻轻地用手指扫了一下本田菊的后耳,又若无其事地迅速退回去。本田菊一怔,王耀的气息一淡,心头突然涌上一阵失落感。
但是他绝对不是希望耀君对他做些什么!
胡思乱想间,就见王耀握着一个拳头朝上翻伸到本田菊眼前,本田菊正疑惑着,那拳头的主人自己笑开了:“诺,刚刚落在你耳朵后面的花瓣!”说着小心翼翼地展开了手掌。
一枚小小的酥粉色晚樱花瓣就这么静静地躺在王耀的手掌心里,微微挽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乖巧地不像是方才落在人耳朵上恶作剧的顽皮孩子。
“啊还有……”王耀神秘地勾起唇角,引诱着懵懂的小人儿,而这个小人儿果然如他所愿上钩了:
“什么?”本田菊一歪头,配上童子头的发型和一张娃娃脸,真叫让王耀可爱到窒息。
王耀飞速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假装认真地小声说:“刚才小菊的耳朵好红哦!”
“……”
“耀君!”
“哎哎哎别打我诶!”
“啊,花瓣要飞走了哦!”
王耀高举着的右手本是为了保护小花瓣的,没曾想好巧不巧又一阵不大不小的风吹过,花瓣没挣扎两下就离开了温柔乡。
王耀还没来得及看到花瓣越飞越远,就见本田菊急急忙忙往他这边一扑,想要捞回那远去的春色,却抓了个空,意料之中地直直撞进了王耀的胸膛。
王耀被这股不小的冲力连带着倒在了草地上,瞬息时间地还不忘伸手揽住本田菊的腰防止他摔着。
本田菊的鼻子磕在王耀心口上,疼的他立刻想直起身揉一揉,却被拦在他后腰的大手一使力又跌回原处,只能堪堪撑起一点身子。红红的鼻子尖在白净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惹人怜,漆黑的眼珠中带着点委屈道:“你做什么?那么好看的花瓣都飞了……”
“好看啊?”王耀躺在草坪上,双目直视碧洗蓝天,“可是我觉得小菊你更好看。”
趴在他身上的人一愣,抬头去看,却只看到修长的脖颈和凸起的喉结,也不知那双终年含着笑意的眸中流动着什么样的感情,只是兄长对弟弟么,还是……像他一样?
本田菊不敢出声,只能把头埋下,却感到了王耀不同于平常的心跳,一同自己,鼓噪。
终于,那人轻叹一声,又开口了:“小菊,我喜欢你啊……”
本田菊蓦地睁大眼睛,其中的不可思议又含着不可言说的喜悦,他有些不敢抬头了,便把头埋地更深,原本肘着地的双手不知所措地揪住了王耀腰侧的外衣,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
感觉到身侧衣物一紧,心下欢喜的王耀揽着本田菊直起了上身,看着他的眼睛缓缓道:“小菊,我喜欢你,是想和你在一起直到沧海桑田的喜欢。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那是人间最好的人,用最好听的声音诉说着最动人的情话。
本田菊渐渐扬起头,拳头攥地紧紧的,清亮的眸子正对上王耀的满眼柔情,一字一句地回答道:“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
我心亦然。
王耀的左手牵起了他的右手,转了个角度便十指相扣,另一只手越过本田菊的肩膀,轻轻搭上了他的后脑,自己缓缓地往前靠一点,再靠近一点,最终成了彼此天地间唯一的风景。
落英缤纷。

一晃数月过去,本田菊的成人礼也严谨地礼成了。当夜,卸去最后一层阻碍的二人终于能任饮鱼水之欢,紧闭着的门窗关住了屋中恣意放纵的纠缠人影,如胶似漆,颠鸾倒凤。
初尝禁果的滋味是那么甜蜜而又诱人。

又是一年上元,元日的热闹气氛还没过去,各个街道上就又张灯结彩了。
入夜,闪亮的星星已布满了整个天空,不窄的石板路上人影攒动,左右拿着一盏或是方才街角买的或是自家做的花灯,各式各样平分秋色。天上人间都热闹非凡。
王耀和本田菊挤在人群中行走,两只手即使紧紧扣着,在这样的人海中也不会引人注意。
两人空着的手一个提着一只兔子灯,一个提着一只牡丹灯,向着路的前方走去。
他们牵着彼此的手,突然就很想让时间定格在此刻,即使地老天荒,也要一直一直牵着手一起走。

TBC.
两句诗摘自百度,相信大家都眼熟x
因为我不晓得小菊花的生日所以成人礼时间的bug我也不知道怎么改x比较草率x
一笔带过的第八字母写的时候莫名觉得好饿……本来熬夜没吃的就饿,这样更饿……
下一次就完结x

☆依然凑表脸的求评论【。】欢迎捉虫:D

评论(4)

热度(7)